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

小學雞的小玄

我小時候也是很喜歡思考的。小學時,老師說了一個課題,我然後想一下,很快,我就像九秒九的思想開始跑,但不一會,我就發現,跑到某個位置,像撞上了一面牆壁,發現答案就是「吓?乜答案就係咁咋?!」,覺得非常沒趣,於是我就把它放棄,不再理會。再去尋找別的感興趣的課題。
事實是,我讀書成績不太好,尤其是數學,完全不感興趣。而且也不愛做功課,經常因為欠交功課被罰留堂,我的小學生活,就是在留堂中渡過。
所以,當長大了,我開始思考人生,思考各種社會現象,很喜歡獨坐,看著人來人往,看看別人在做甚麼,然後想想他為甚麼這樣做。他的目的是甚麼,手法是甚麼。
自小就唸佛教小學,算是與佛有緣,倒很喜歡聽故事,歷史故事,佛經故事。所以也很喜歡聽別人的生活故事,我聽著很感興趣。所以也培養了我喜歡創作故事。
所以,對我來說,那些很廣很深或者很難懂的課題,我非常感興趣,因為它夠深夠大,足夠讓我在裡面不斷挖掘,而總覺沒撞牆壁。
也許,就是因為我這顆CPU,速度太快,過熱了,所以後來患上精神病。

法如虛空(二)

或者再淺白點解釋。 世間本就如虛空,但因妄念,產生了有形的生命形態,而生命形態繼續發生妄念,就產了生命之間的互動,因為互動,產生出各種各樣的事物,而在生命間互動的過程中,也因為妄念,而產生了善與惡的言行,不斷的發展,惡行越來越多。 我們抬頭看著虛空,人們在不斷上演各種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