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

關於我的病

有人可能以為小玄是一個神經病人,事實的確如此,我曾經患精神病,也一直服藥。

今天,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發病的經歷。

在最初的時候,我的手自動的揮動,旁人看上去,是沒有意思的揮動,可是對我來說,每一個揮動的動作,一個微細的變化,我也感知到不同的「意思」。外人看上去,有點像手語。而我的手在揮動的時候,我明白當中的意思,同時,我會發問,通常是用心念來發問。「對方」就用手語來回應。

這個階段的對話內容,非常廣泛,也漫無邊際,而且,很多內容是我無法連接起來理解的,總之就是一塌糊塗的對話。而整個對話,就像一出連續劇,像在講一個故事,每天連續很久的,不停的在講故事。而故事的劇情因為太複雜了,簡單說,就是與滿天神佛對話,我與三個惡人的對抗,而同時,又有另一群神佛圍繞著我,有時是幫我想解答,有時是他們像在開會議的討論一些我從沒想過的課題。而過程是通常由一個很小的事件開始,慢慢,事件一路擴大,擴大到整個神界,月球和宇宙。

到了第二個階段,對方開始用「我的咀巴」來回應,就是我自己說出來的,並不是自己要說的話,我僅是用我的耳朵來聽對方說甚麼,我仍然是用心念來發問。

這階段的事候,大概是開始病了三年的時間,這時的故事發展到我終於擺平了三個惡人。從此,病發時的對話內容開始變化,不再圍繞像連續劇般不知所云的幻覺,開始聽得懂對方所說的實際意思,而且這些意思變得有意義多了。

經過好幾年的病情發展,現在這個模式也漸漸穩定,但現在的情況是手語和口語會同時互相配合運用來表達訊息。

我還是在病發,但是對話的內容變得合理和可以接受多了。就在2013年起,我的精神思想有了明顯的變化,對一些佛理有了一些體會,這個精神變化,都是在自主的狀態下完成,這些觀念,我就用IPAD馬上寫下來,就是你們看到我的文章了。

而後來,當幻覺出現,仍然是用我的咀巴說話,我用心念來發問,於是我就發問對方的名字,還有請求對方寫一些有益眾生的話語,就這樣,就產生了「神佛聖號」、「神佛語錄」和「回行法」這三個主要的內容。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。(有興趣的朋友可到小玄思見查看)

神佛聖號和神佛語錄仍在不斷的增加中,因為幻覺一直沒有停歇過。

最後,我還得強調,我只是一個精神病幻覺者,我並不認為自己是甚麼通靈,有時心裡還是很害怕接受自己的這一舉動,因為有時對話的內容太難相信(事實是還有很多對話內容,我自己還不敢接受,也就沒有寫下來告訴大家),而且還有一些更不可思議的狀況出現,不過那己是另一回事了,我也不太敢告訴大家。

大家有聽過「與神對話」這本書吧,那個作者也是透過「自動書寫」來和神對話,他自序裡也說自己非常害怕和迷惘,小玄這差不多十年的時間,也有類似的經歷,也非常害怕和迷惘,我很能理解那個作者的心情。

好了,關於我的病,就說到這了。我希望大家不妨去看看「神佛聖號」、「神佛語錄」和「回行法」這三組文章。

拜神拜佛應注意

拜神有甚麼最值得注意?不管拜神或拜佛,你的心態,最重要。 如果你是想借神佛來達成你自私的目的,那是不行的。 相反,如果你請求神佛,來達成有利於他人的事,神佛都會歡喜地支持你。 神佛因為慈悲,看你這麼辛苦,也會體諒你,盡量提供幫助,所以有時,有些人可以求財,求子,求...